李老婆子不满意了:“我这么大岁数,摘什么菜?”
    三叔忙哄:“娘,摘菜就有工钱,小妞他们还能帮忙。”
    李老婆子眼珠子滴溜转,没说话了。
    荆红妆冲贺飞笑笑,客气的说:“贺主任,我想借这里和他们谈谈细节。”
    贺飞听的有点傻眼,深深怀疑她要把这家人打包卖了。
    只是现在是几天来沟通最好的一刻,也不敢问,怕李家人再发疯,直接点头:“行,我留警卫员外头等着,有事叫他就行。”说完挥挥手,带着自己的人出去了。
    荆红妆向李家几个人做个请的手势,自己先去对面坐下。
    李家人立刻沿着桌子坐了一排,眼巴巴的瞅着她。
    荆红妆说:“现在我们说工钱,因为你们做的活儿简单,女人们一个月只能拿二十,男人们多一点,三十,如果以后学了技术,再和那边的负责人商量涨工钱。”
    包吃包住,一个月二十、三十,还是每个人都能找到活儿,听着也还不错。
    几个女人都是当家的,知道柴米油盐最贵,算都不用算,连连点头。
    荆红妆说:“然后,就是出发的时间和地点,早去一天,就挣一天的工钱,这里回去云省,总还要好几天,你们算算什么时候能把家里安排好?”
    大姑试着问:“是每一个人都能有活儿?”
    荆红妆点头:“十六岁以上的可以安排干活儿拿工钱,孩子没有,但是可以带着,住的地方不缺。”
    大姑放心了,大手一挥:“我们全家都去,房子托他爷爷照看,拿点行李就能走。”
    四姑也跟着点头:“我们也是,就是有个孩子,也带上。”
    三叔连连点头:“我们也是,全家都去。”
    李成功涨红了脸:“哪那么快?我们小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。”
    荆红妆问:“小宝?”
    赵小静说:“是夏夏弟弟。”
    荆红妆也不和她争这个称呼,趁机问:“就叫李小宝?是被哪抓走的?为了什么?”
    赵小静抹眼泪:“就是和人打架,被东关派出所抓了,说被他打的那个人伤的重,不放人……”
    荆红妆问:“你们出来多久了?”
    赵小静小声说:“那家人要我们赔钱,不然不让小宝出来,我们……我们才想到夏夏,先去的京城,到现在……到现在一个多月了。”
    这是去了京城,听说陆盛夏当了兵,又打听去新兵营,再追来这里。
    荆红妆一副很了解的样子:“打架啊,经过这一个月也差不多了,你们回去,说不定已经有结果了,放心吧。”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成功和赵小静都是一脸惊喜。
    荆红妆点头:“当然!不如我们先说个时间,要是没出来,你们也和我的人说一声,再往后推时间。”
    “好好!”赵小静立刻答应。
    一下子,李家人都说不出的兴奋,李老婆子本来脸色犹疑,可是听说孙子的结果很快出来,也闭上嘴。
    先让李家人开心一会儿,荆红妆这才慢慢的说:“只是有一件事,我想知道。”见几个人看过来,一字字的问,“你们怎么知道,盛夏是在这里的部队?”
    正常的普通老百姓,只要家里没有当兵的人,完全不会注意部队驻扎的地方。
    看到几个人对视,一脸犹豫,目光直接盯在赵小静脸上:“谁告诉你们的?”
    “她……她说是夏夏……是夏夏的姑姑……”赵小静说。
    “长什么样子,在哪里遇到的?”荆红妆立刻问。
    赵小静说:“看起来,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烫的卷发,在这里。”伸手在肩膀上比划一下,“还带了个发卡,红色的,亮晶晶的。”
    “高矮胖瘦,长什么样子?”荆红妆提醒。
    赵小静愕一下,回头去看李招弟。
    李招弟说:“高个子,我才到她耳朵。”在自己耳垂的位置比划一下,又说,“比较瘦,穿了条雪青色的裙子,不过是个大肚子,穿着平底的皮鞋。”
    大肚子?
    这么听着还真像陆霁,只是年龄对不上。
    荆红妆扬眉:“看那肚子,有几个月了?”
    “七个月左右,那是一个月前的事,现在得有八个多月了。”赵小静生过三个孩子,答的倒是清楚。
    现在陆霁差不多是七个月……
    荆红妆稍默。
    话题打开,大堂哥也接过话:“瘦是瘦,可是奶子大,走起路一摇一摇的,脖子上挂个金坠子,跟着往沟里晃。”
    狗男人的视角。
    荆红妆问:“她有没有说叫什么名字?她说是盛夏的姑姑,你们就信了?”
    “她是从训练营的大院子里出来的,知道你们的名字,还知道你家另几个孩子的名字,也知道你是云省原县的人,考大学出来的。”赵小静老实说。
    荆红妆沉吟一下又问:“她说话是什么口音?京城话,还是普通话,或者是冀省话?”
    陆盛夏最初两个月所在的新兵营是在冀省。
    “弯着舌头,应该是京城话,还怪好听的。”四姑旁边说。
    荆红妆仔细想想,除了陆霁,实在想不出哪里有这么一个女人,也再没有别的话好问,只得说:“现在你们回去收拾东西吧,刚才贺主任说会派车送你们到市里,我会托他们帮忙买票,这段路费算我的,后边你们自己倒车。”
    真的?
    这么多人,加起来那可也得三四十块钱呢。
    李家人发现,这陆盛夏的妈真是大方,一下子开心起来,连声答应,急着回招待所收拾。
    荆红妆看着他们欢天喜地的跑了,这才慢慢出去,见门外等着一脸惊愕的小战士,知道他都已经听到,微笑一下说:“带我去见见贺主任。”
    小战士急忙点头,可很快又回过神来,忙说:“贺主任在杨政委那里,刚才警卫员过来说,陆总在那里,让……让荆总也过去。”
    这就改了称呼。
    荆红妆点点头,跟着他上了旁边的小楼,拐个弯,进了杨政委的办公室。
    宽敞的办公室里,只坐着三个人,杨政委见她进来,立刻站起来,向陆垣笑说:“给正式介绍一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