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红妆好笑:“行,我们先休息,让爸爸去市里买食材。”
    一家三口已经旁若无人的开始商量吃什么菜,旁边老李家一家子听的眼直。
    怎么有人吃鸡腿,还有嫌肉厚的?你嫌我们不嫌啊。
    李老婆子直着眼睛,馋的直咂嘴。
    可眼见着这些人一走,就把他们抛在这里,李家三叔急了:“我们怎么办?”
    他们怎么知道?
    李老婆子一下回过神来,急着去拦贺飞:“主任哎,你可不能不管呐,我们这一家子可活不成了……”
    贺飞无奈:“各家有各家的难,你们也不能把自己的难处都压在一个孩子身上,是吧?”
    还是一个自己没养过的孩子。
    警卫员把她拦住:“李大娘,我送李大娘出去。”说着要去扶她。
    李老婆子往后一坐,双腿乱踢:“我不去,我不去,你们不给解决,我就不去……”
    这是耍起赖了。
    贺飞想到刚才荆红妆的操作,向警卫员说:“不然就报警吧,咱们去公安局把事情再说一回,这件事,终究是要公安来管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警卫员答应。
    怎么又报警?
    赵小静慌了,急忙喊:“别,别,我们……我们自己商量,自己商量……”说着,推了大女儿一把。
    李招弟往前一扑摔倒,顺手一把抱住陆盛夏的腿就哭:“夏夏,夏夏,姐姐求求你,你就帮帮家里,你……你要是不给钱,家里就要让我嫁给老驴头了,他都五十多岁了,比爹还老呢,你救救我……”
    她这一抱,抱的是陆盛夏的伤腿,疼的她大叫一声,急声喊:“放开,你快放开……”
    陆垣扶着女儿,见她瞬间脸色惨白,也急喊:“喂,你弄疼她了,快放手。”
    李招弟自顾自的抱着哭,哪里管他们在喊什么。
    荆红妆跟在后边,看的怒从心头起,抢上一步,一把抓住李招弟的手腕用力一拧。
    李招弟疼的大叫一声,不自觉的松手,还没等搞明白发生什么事,就已经被荆红妆一脚踹开。
    陆垣抱着陆盛夏躲开几步,急的问:“满满,怎么样?你腿怎么样?要不要去医院?”
    陆盛夏已经疼的满头是汗,好一会儿才缓过口气来,微微摇头,低声说:“应该,应该没事。”
    李老婆子却已经抱着李招弟喊起来:“哎呀,你们怎么打人?我孙女要被你们打死了,赔钱,快赔钱!”
    荆红妆冷笑:“我女儿伤到一根汗毛,你全家都赔不起。”
    贺飞看的目瞪口呆,趁着两帮人分开,急忙上前,让警卫员把李家人挡住,自己送陆家的人出去,叫个战士来送三人去招待所,自己又转身回去,做李家人的工作。
    到了招待所,荆红妆直接要了两间最好的套房,关上门,先看陆盛夏的腿。
    隔这么一会儿,那阵疼已经过去,陆盛夏摇头说:“应该没什么事。”
    陆垣头疼:“这家人可真是……”
    缠杂不清,还蛮不讲理。
    陆盛夏抱歉的说:“我以为他们只是想要钱,就想着能解决,哪知道还有一个被抓起来的。”
    荆红妆摸摸她的头:“行了,你今天表现不错,别管了,剩下的交给爸妈。”
    陆盛夏点头,又忍不住舔了舔嘴唇:“妈,你说给我做猪蹄,真的假的。”
    荆红妆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你先躺好,我去问问哪里能借到厨房,能的话,让爸爸去市里买食材。”
    真的啊?
    陆盛夏开心了,忙蹬开鞋子,缩到床上躺着。
    荆红妆和陆垣到了外间,轻声说:“你先守着,我去问问厨房。”说完抓起包往外走。
    陆垣问:“你去和李家的人谈判?还是一会儿一起去。”
    荆红妆回头向他笑笑:“你就不能糊涂点儿?”又摇头,“没事,这会儿过去,还有贺主任在,再说,晚一点,说不定他们跑来这里,又影响满满。”说完,已经开门出去。
    陆垣看着门关上,有点无奈,想跟过去,又放心不下陆盛夏,只得找了服务员说:“会议室那边,如果闹起来,麻烦立刻通知我。”
    见服务员答应,自己打两壶水回去。
    哪知道刚坐一会儿,门上有人敲了几声,打开门是一个小战士,低声说:“我们杨政委请陆先生过去坐坐。”见他犹豫的往里看,又说,“我们留个人在这里,不会让人过来。”
    陆垣这才放心,去和陆盛夏打个招呼,拿了钥匙跟着出去。
    荆红妆没有马上去会议室,而是找地方借了电话,直接打去景市公安局,找方宗平。
    隔好一会儿,方宗平微喘着气接起来,立刻问:“红妆,你们这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    “还是赵小静一家,闹来满满部队。”荆红妆简单的说。
    方宗平点头:“刚才我已经赶着办了调查证明,马上就发挂号寄过去。”
    “那家人如果是看这些的,也不会跑来这里了。”荆红妆嗤笑一声。
    方宗平听着也头疼:“那怎么办?他们这样的也不能抓起来。”
    “他家有个孙子被抓了,是赵小静的儿子,为了什么我不知道,你帮我问问。”荆红妆说。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方宗平问
    “只知道姓李,十三四的年纪,就在我们离开景市不久,别的李家人不肯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荆红妆说。
    这有点难。
    方宗平说:“不知道哪个派出所或哪个分局抓的,你得给我点时间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荆红妆答应,给了这里的电话,把电话挂掉,转身再去会议室。
    贺飞正在给李家的人做思想工作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赵小静已经说不出话来,可李老婆子还在又哭又闹。
    正说着,就见门一开,荆红妆又进来。
    贺飞吓一跳,忙问:“荆红妆同志,怎么了?”
    荆红妆把门关上,也不进去,就靠门站着,看看李老婆子,又去看赵小静:“你们跑来这里骚扰盛夏,是真的想把她带回去?”
    “当然当然,她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孩子。”李老婆子立刻抢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