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起吧。http://www.qiuyuge.com 更新更快 无广告”
    墨呈罕见的开口说道,话音落下的时候,他已经消失了。
    他出现在一名导师的背后,又瞬间离开,当他离开的时候,那导师的脖颈汩汩涌血。
    他出现在两名导师中间,当他离开的时候,那两名导师的眉心均被洞穿。
    他出现在三位导师头顶上空,当他降落下来的时候,在他双脚落地的一瞬间,三个导师齐齐倒地身亡。
    他行走于黑暗与光明之间,用杀戮作为自己的语言,他用鲜血谱写一张属于他自己的画卷,以死亡来终结阻挡他的一切。
    三十七名导师各尽其能,然而他们并没有拖慢墨呈的脚步丝毫,杀戮在继续,然而人却已经死光了。
    当墨呈终于跟初阶武尊境界的猛蛇对面而立的时候,那猛蛇导师仰天长叹:“如果我有能力杀你,我也舍不得了,你是我们行业里的最高荣耀。”
    “如果我拦住了你的步伐,不难想象,多年之后回想自己曾经亲手扼杀了一个超级新星,我的心一定是悔恨交加的。”
    “可我身为蜂刺的杀手,我有义务将你斩杀在这里,墨呈,我让你一招,一招之后,我将全力以赴。”
    墨呈凭空一跃,突然出现在猛蛇总导师身前,两片柳叶刀,一片朝着猛蛇的眉心过去,一片朝着心脏过去。
    那猛蛇眼神一动:“抓到了,这一招,你落空了!”
    然而话音刚刚结束,猛蛇突然发现面前的墨呈消失了,紧接着后颈传来剧痛,双目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    墨呈从猛蛇背后走出来,而那猛蛇后颈上还插着一片柳叶刀,这刀,切断了猛蛇的颈椎。
    终结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
    墨呈终于缓缓的坐在地上,稍后甚至平躺下来,他的胸口开始剧烈起伏。
    连杀两千五百名训练有素的杀手,并不是一件说出来那么轻松的事儿,哪怕单纯是体力上的消耗,也早已墨呈达到了极限中的极限。
    远在他杀刘哲的时候,他的身体就已经有些无法自控了,但可怕的是,他居然能够在最极限的状态下,仍然完成后续的动作,仍然能够杀光所有导师,包括猛蛇在内。
    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欺骗,那么他,将会是杀手界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。
    曾经热闹的地下世界,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起来,静悄悄的丛林中飘散着久久不能平息的血腥味道。
    那一摞档案被烧毁了,墨呈也离开了,正如他来时那般安静无声。
    他心底的世界是黑白的,没有任何多余的色彩,正如他悲惨而枯燥的生命旅程一样,心无牵挂,则生无可恋。
    直到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归社稷学府,当他看到苏林那一张灿烂的笑容时,墨呈的心重新复活了。
    没有苏林,墨呈对于杀戮没有任何感觉,他眼看着一具具尸体在自己面前倒下,根本无法体会到丝毫的悲伤,怜悯,愤怒,仇恨,与惋惜,同情。
    可当他看到苏林那阳光一般的笑容之后,他感觉自己心里多出了一些曾经不从拥有的东西,那东西叫做人性。
    仿佛苏林身边永远有一个光环,只要站在苏林方圆一里之内,他就可以被这种光环笼罩着,感受到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存在。
    烈日神王,并不是实力强如太阳,而是当苏林在的时候,他可以用自己照亮别人的心。
    当他一个人为了这黑暗世界,而苦苦奋斗的时候,他总能以萤火之辉,驱逐现实中与人心里面的黑暗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宗门会战。
    “吗的!我一定要成为今年的冠军!”萧青带着自己那五米之巨的身高,晃晃荡荡的从人群中走过。
    所有人都抬头仰望这个庞然大物,内心深处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。
    没有人敢与这座小山面对面,所有看到萧青的人,全部分散两边,主动让步。
    直到有一队人从对面而来,双方彼此互不相让,锋利的眼神也对在了一起。
    “你没有眼睛?”萧青面带煞气,道:“老子的路,也是你这种小崽子能挡的!”
    对面之人没有过分的表情,反而身后铿锵一声长剑出鞘,那长剑在半空中嗡嗡的蜂鸣着!
    萧青感受到了那剑身中蕴含的恐怖力量,心中也稍稍有了一份敬意,道:“实力不错,你这种对手值得尊敬,告诉我,你的名字!”
    那人见到此情此景,便是长剑归鞘,在与萧青擦肩而过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:“天剑宗,韩峰。”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那是萧青吗!”远处有人对着萧青指指点点:“看啊,那家伙好庞大的身躯啊!我曾听我的师兄弟们提起过他,那萧青号称力大无穷,我的师兄们在他手上吃尽了苦头呢。”
    “你瞧,刚才有人敢跟萧青叫嚣呢,可那人是谁?背着一把长剑,冷着脸,好像很不近人情的样子。”
    旁边的人正窃窃私语,萧青回头看了韩峰的背影一眼,继续转身前进,大吼道:“这张桌子我包了!不想死的全都滚蛋!”
    桌子上的年轻人们正在进餐,闻言,各个恼怒不已。
    然而,在这一桌上,有一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笑着站了起来,这年轻人推了推眼镜,道:“你请,这一桌让给你了。”
    萧青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,轻蔑道:“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废物,也敢来参加宗门会战?说出你的名字和宗门,让老子听听!”
    那人双眼毫无感情,又推了推眼镜,道:“天书宗,郭华。”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是天书宗的兄弟。”萧青立刻将郭华放下来,道:“嗨,你们天书宗本来也不是专修战斗的,实力不强可以理解。”
    “而且上一次,我和天骄去天书宗地盘上执行任务的时候,你们宗门的人好好的款待过我们,行了,这桌你们继续吃,以后有人欺负你,尽管来找我,老子让他们生不如死!”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苏林,正在天京被关押着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在极为遥远的最北疆,一个名为暮光大陆的地方。
    有一群人登陆了。
    望着那郁郁葱葱的原始丛林,和远方八荒山的虚影,一名身强体壮的大汉笑道:“这里就是八荒山了!老大,咱们要征服这里吧?”
    人群中,流星,惊蛰中间,站着一名看似柔弱书生温文尔雅的男子。
    这名男子舔了舔拇指,道:“素问八荒山武者强大出奇,我很期待,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苏林这一生中,有几个亲如命的兄弟。
    墨呈,是一个誓死追随苏林,他对苏林的感情,就像是飞蛾与火,明知跟着苏林,将会与全世界为敌,但义无反顾。
    韩峰,是一个心中有梦想,想要改变世界,却自知没有足够能力的人,在他结识苏林之后便知道,这个苏林比自己更加的疯狂,于是便将自己身上的梦想,寄托在了苏林身上,他知道这个苏林是值得自己一生追随的人。
    萧青,是一个单纯的汉子,他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,他只知道苏林铁血狂热,是一个敢作敢为,敢爱敢恨的爷们儿,所以他喜欢苏林,喜欢跟着苏林与任何一个强者叫嚣。
    沙加,是一个平生寂寞的无敌强者,没有人懂得他那种高高在上的孤独,他自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疯狂的人,是为了艺术可以不顾一切的人,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为了梦想,也可以不顾一切的苏林。
    他只知道,这世界上配跟自己平等对话,能够理解自己的人,只有苏林一个。
    苏林,是一个缺乏亲情,又无比渴望亲情的人,他将感情看的比命重,他热爱自己所有的亲人和兄弟,甚至热爱每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。
    他最大的梦想就是,他不希望自己童年的不幸,在其他人身上再度重演,所以他要改变这一切,纵然玉石俱焚万劫不复,亦然不曾停下来过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世界很大,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什么,然而世界也很小,每一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,每一个单独的个体凑到一起,便是世界。
    人心很窄,窄的容不下异己之类,然而人心也很宽,宽的可以包容天地。
    我们无法成为苏林,也无法成为那些对他誓死追寻的人,但我们所生活的现在,所经历的和平,我们所以为的碌碌无为,枯燥无味的生活,却是苏林一生苦苦追寻的梦想。
    逆天武神番外就此结束,我知道它并不完美,而且我也不奢望让它有多完美。
    也许正如沙加所言,不完美才是最美,有遗憾才有想念。
    最后以苏林的口吻,送给各位亲爱书友一句话,请保持梦想,请热爱生活。
    心中有梦想,敢教天低头!
    至此,感谢观看逆天武神,如果喜欢,还请追看我的新书万界武神,已经快百万字,是快节奏爽文,一种另类的体验……